榻榻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榻榻米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安费扬古的作战能力如何他是怎么打败布利奇的

发布时间:2020-02-26 16:22:22 阅读: 来源:榻榻米厂家

安费扬古的作战能力如何 他是怎么打败布利奇的

觉尔察·安费扬古(1559—1622)后金开国五大臣之一,隶满洲镶蓝旗。

安费扬古从小随父从军,不离努尔哈赤左右。起兵之初,努尔哈赤追讨杀父仇人尼堪外兰,安费扬古跟从他捣毁仇人的老家图伦城,又计划攻甲板城。当时,萨尔浒城的酋长因尼堪外兰有明朝照着,势力大,留须尼堪,泄露了努尔哈赤的攻城日期,尼堪外兰得以逃脱。努尔哈赤怒不可遏,派安费扬古率兵修理萨尔浒,安费扬古到地方把萨尔浒城给一窝端了。

努尔哈赤英武,身边又聚集一批龙虎将,别说外人,他家里人都嫉妒了。努尔哈赤有个堂兄,叫康嘉(努尔哈赤的祖父有兄弟六人,堂叔伯若干,不知道此人哪位叔叔大爷的儿子),勾结哈达部落劫瑚济寨,请兆佳城主做向导。(兆佳城,指现今的赵家营子,居兴京西近百里,猴石省级森林公园附近。)打猎的安费扬古闻讯,带着十二个人追上哈达兵,将其击溃。为报一箭之仇,翌年正月,一个大雪纷飞的深夜,努尔哈赤和安费扬古摸进兆佳城,活捉了城主,并成功策反他的部下。

安费扬古作战善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有一次他和努尔哈赤攻马尔墩寨。这个寨子依天险而建,防守严密,逢攻击,箭镞和石头飞滚而下,连攻三天没拿下来。第四天,安费扬古仔细观察地形,终于找到一条山间小径,悄悄带人攀崖而上,拔掉马尔墩——马尔墩,系赫图阿拉西行几十里,扎喀关下的村庄。现在村名依然延用。

出师顺利的努尔哈赤一发不可收,拿下马尔墩,又盯上陈哲城、王甲城、章甲城、尼玛喇城等等大小不一的山寨。这些山寨抵不住他的凌厉攻势,纷纷被降。而这些战役中,都有安费扬古参与

努尔哈赤称汗的一六一六年,后金挥师黑龙江,安费扬古和扈尔汉讨伐东海的哈连部。部队伐木做舟,水路并进,接连收服沿途的城寨。集结到黑龙江南岸,这时候黑龙江出现奇异的自然变化——按正常时令,黑龙江九月才结冰,但是安费扬古驻师的地方,黑龙江居然一夜结冰。宽约六十步的银亮冰层像一架浮桥,一直铺到对岸。安费扬古喜出望外:“此天佑我国也!”。说罢,身先士卒,跃马过江。士兵见状,紧随主帅,陆续到达江对岸。大军刚一过去,冰层哗啦塌陷,被汹涌的江水冲走。

过了江的安费扬古,一口气降服使犬部、诺洛部、石拉忻部。这一片领土,康熙时候喂了北极熊,实在惋惜。安费扬古收服的三大部落,与俄罗斯接壤,甚至已经纵深至俄罗斯。敢于双脚站在欧洲土地上的人,在他之前,还有一位封建帝王——大唐天子李世民,他的领土北部,囊括贝加尔湖和叶尼塞河上游。唐之前,中国的皇帝们忙着搞内战,在统一和鼎立的局势中你抢我夺,没功夫把眼光放到外面去。李世民的唐进入全盛时代,雄厚的经济基础保障了国家机器的高速运转,挥刀割掉了北极熊的一块肥肉。再有蒙古皇帝成吉思汗,他的铁骑踏破南宋后,横扫俄罗斯西伯利亚、乌兹别克斯坦地区。成吉思汗死后,皇亲拔都占领了莫斯科。

努尔哈赤与军师柘祜天带领一千人马随后,陆续往萨哈连进发。扈尔汉与安费扬古带领二千人马,晓行夜宿,冒着酷暑,不几日工夫,便来到了兀尔简河上游的深山密林中。

二百艘独木舟早已造齐,每只船上坐八名士兵,二百艘船坐有一千六百名士兵。另外,还有六百名铁骑在陆上行走。为了抓紧时间,扈尔汉与安费扬古商量后,当日出发,两员大将坐在木船上,沿着乌拉河顺流而下。两岸草木葱茏,野花盛开,水鸟不时地在河面上飞来飞去,他们也无心欣赏这优美的景色。从出发那天算起,到了第十八天头上,建州的兵马--水陆两支队伍,在一个名叫斡里的河滩汇合了。扈尔汉与安费扬古带领士兵弃船上岸,与六百名骑兵会合一起,稍作休整,又出发了。他们又走了两昼夜,在八月十九日的傍晚,终于赶到了目的地--萨哈连部的治所萨哈连城。

其实萨哈连城是一座木寨,全用又粗又长的树干围筑而成。城内的房屋多是泥墙草顶的小屋,部长府与将领们住的房子,都是木头建造的木屋。二将侦察过后,安费扬古悄悄对扈尔汉小声嘀咕了一会儿,便各自分头准备去了。再说萨哈连部长乌齐巴济得知布利奇假借他的命令,私自调兵杀害建州七十名商人的事情之后,大发雷霆,把布利奇喊来大骂一顿。乌齐巴济又与虎尔哈部长贲侯洛夫会了面,他们断定努尔哈赤绝不会善罢甘休,决定暂时让布利奇与索斯洛夫守萨哈连城,一旦守不住,就撤兵到佛多罗充衮寨子里去。

且说在八月十九日的夜里,天交二鼓之时,安费扬古领兵马一千人,悄悄来到萨哈连部城寨前,用引火物把栅木燃着,转瞬之间,火光冲天,守门的士兵吓得不知所措。安费扬古乘势发起攻击,与萨哈连的士兵拼杀在一块儿。布利奇手执一柄大刀,跃马上前,与安费扬古迎个照面。

安费扬古举目细看,这布利奇长得极像其父布占泰,遂自报家门,质问布利奇滥杀建州商人一事。那布里奇举起大刀向安费扬古砍来,二人便一来一往,杀到一块了。再说扈尔汉也领一千兵马,绕到萨哈连城寨后面,一见无人守卫,心里十分高兴,立即命士兵点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不到一刻工夫,大火冲天而起,从栅城一直往里烧去。扈尔汉领着兵马杀进城去,正巧碰上索斯洛夫领着兵马前来救火,二人也不搭话,便战到一处了。平日索斯洛夫很少练武习兵,又遇上扈尔汉这勇冠三军的大将,战了七、八个回合,就渐感力不能支。

扈尔汉越战越勇,看那对手刀法混乱,正想抽刀逃跑之际,便一刀连着一刀,加紧砍杀起来,使他想逃不能,再战无力,惟有刀下受死一条路了。索斯洛夫边战边退,他的战马尾巴一下燃着了,那马惊得连尥蹶子,一连几下,把索斯洛夫掀下马来,未等扈尔汉上前,便被建州的士兵砍死了。扈尔汉把大刀向前一指,向士兵们喊道:“冲啊!”建州铁骑如一阵狂风,席地而起,冲杀前去,很快与安费扬古的人马汇合在一起,继续追杀着城寨里的逃兵与部民。

原来,那布利奇仗着年轻气盛,与安费扬古战了有四十多个回合,被安费扬古一枪刺于马下,未等他爬起来,就被建州士兵上前刺死。见两位主将已死,萨哈连部的军卒仓皇四散,有的向河北岸的村寨逃去,有的向河南岸的村寨逃去。这时,安费扬古抓住了一个逃兵,问明情况之后,便让扈尔汉领兵去河北岸,乘胜袭取十六个村寨。

阴山学刊

中国商论

时代金融

黑龙江大学自然科学学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