榻榻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榻榻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揭秘中国历史上谁才是金屋藏娇的始祖

发布时间:2021-02-24 11:29:06 阅读: 来源:榻榻米厂家

揭秘中国历史上谁才是“金屋藏娇”的始祖

金屋藏娇的娇是指汉武帝刘彻的第一任皇后陈阿娇。阿娇的母亲是馆陶长公主,就是汉文帝刘恒的女儿刘嫖,刘嫖后来嫁给堂邑侯陈午,两人感情很好,生下了这个视为掌上明珠、聪明过人、骄横任性的女儿阿娇。

刘嫖和汉景帝刘启是兄妹,刘彻(汉武帝)是汉景帝刘启的第九个儿子,故刘嫖是汉武帝的嫡亲姑母,所以刘彻和阿娇是表兄妹关系。

小时候,刘彻长得英武、惹人喜爱。幼年的刘彻常爱到姑母馆陶长公主家,喜欢表妹阿娇,两人常在一起玩耍,阿娇十分漂亮,一双眼睛楚楚动人。刘彻不到7岁时就被封为胶东王,封王后的刘彻更是很勤的去姑母家找表妹阿娇玩。

网络配图

有一次,馆陶长公主刘嫖爱怜的抱起少年胶东王刘彻,把他放在自己的膝盖上,问刘彻:“你想要一个媳妇吗?”刘彻点点头。馆陶长公主觉得有趣,想不到这么小的家伙也想要媳妇,馆陶长公主来了兴致,便笑着将左右侍女一百多人指给刘彻,让他挑选。

想不到的是,刘彻一一摇头,小脑袋摇得象个拔浪鼓,抿着嘴,一脸的严肃认真。馆陶长公主不禁心中十分高兴,觉得这个小王子很有品味,越发的喜爱。一百多侍女他都不要,只剩下自己的女儿阿娇了。馆陶长公主指着阿娇问刘彻:“阿娇怎么样?”刘彻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馆陶长公主高兴得笑了起来,没想到这小家伙还这么有心计,这么小就要定了阿娇!馆陶长公主兴致勃勃地再问刘彻:“阿阿娇好吗?”刘彻回答说:“好!”接着,刘彻像小大人一样说:“如果娶阿娇做媳妇,我一定造一座金屋,让阿娇在里面住!”

馆陶长公主听后,笑得合不拢嘴。万分高兴的馆陶长公主就找来刘彻的母亲王夫人,叙说了这件趣事。想不到精明过人的王夫人当即玉成了这门亲事,两家就这样定了亲。儿女联姻,自然就是一家人。和汉景帝刘启关系亲密的馆陶长公主理所当然地要为未来女婿刘彻说情,而且一有机会就和兄弟刘启谈及刘彻,赞誉他聪颖过人。这样,刘彻引起了刘启的注意并多次观察,发现这第九个儿子刘彻确实有万龙凤之资,可堪造就。于是,汉景帝在众多的儿子中看重了刘彻,并存刘彻7岁时立他为太子。刘彻14岁还是太子时,便娶14岁的陈阿娇为妻,就是太子妃。刘彻16岁登基做了皇帝,阿娇被册封为皇后。

娇宠使性的阿娇一味地享受着生活,每日盼着汉武帝下朝,纵情享乐,游赏后宫,和皇帝恩爱无比。快乐的生活飞快的流逝,不觉10年过去,这十年间享受了无尽的欢乐,又受用了恩爱雨露,可是,整整十年,阿娇竟一次也没有怀孕。

网络配图

这时,沉鱼落雁的卫子夫出现了,汉武帝仿佛觉得阴沉的生活射进了一束灿烂的阳光。刘彻寂寞的心理充满了这个娇艳可人的美女形象,一颗孤独的心终于有了寄托。于是,刘彻一天天在离开阿娇,一天天走进卫子夫。等到阿娇感觉到这种变化时,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阿娇感到事态的严重,尤其是没有怀孕更是江山社稷大事,千万马虎不得。于是,阿娇千方百计求怀孕,寻医、吃药、占卜、求神,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可依旧肚子平平,阿娇开始绝望,尤其是卫子夫一连怀上三胎。但卫子夫再美也不过是歌女,这样低贱的歌女,竟能夺皇后之宠,阿娇不能容忍,阿娇的母亲馆陶长公主和汉武帝的母亲王太后也都为之鸣不平,联合起来共同对付卫子夫。

可惜卫子夫太美了,汉武帝也太痴情了。汉武帝真正认识到卫子夫的绝色后,便再也离不开卫子夫了,而且,卫子夫生下三个公主后,接着生下了一儿子,汉武帝更高兴了,给儿子取名为刘据,不久,就立为太子。

茶饭不思的阿娇听着别的宫室传来的欢歌笑语,更是寝食难安。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不知道上一次是何年何月,她的宫中就没有了刘彻的身影。她望眼欲穿,倾听宫门的每一个动静,希望是刘彻到来。阿娇苦熬了一个个漫漫长夜,眼睛红了,眼圈黑了,脸色灰白了,容颜憔悴了,这时,一位名叫楚服的女巫来到了皇后的寝宫,楚服当然知道皇后的心境和心情,教阿娇巫蛊秘术,每日念咒,咒死痛恨之人。神思恍惚的阿娇如同一个溺水很久的人,发现了一根稻草也要抱住不放,阿娇按照楚服的法子,做了个小布人,称小布人为卫子夫,每天用针扎着,刺着这个卫子夫。

网络配图

汉宫中是绝对禁止巫蛊秘术的,皇后阿娇行巫蛊秘术被邀宠邀赏的宫人告发,汉武帝大怒,按当时刑律当斩,汉武帝念及旧情,收皇后印玺,废皇后,阿娇就这样痛苦不堪地被迁入长门宫,长门宫十分偏僻,到处荒草萋萋,远离皇宫的长门宫油漆剥落,弥漫着有股衰朽的气息,阿娇住进这里,泪水涟涟,流淌着无言的落寞。但阿娇不甘心就这样离开刘彻,她要唤醒刘彻的记忆,重温昔日旧梦,做一个温柔体贴的好女人,她知道汉武帝喜欢赋,便请当时大老子司马相如作赋,司马相如被眼前这位痴情女子深深打动,铺纸挥毫写下了流传千古的《长门赋》。

一幅声泪俱下的怨妇思夫文,汉武帝读罢大为赞赏,但赋中的怨妇情怀并没有感染汉武帝,汉武帝依旧冷落长门宫,没有记着阿娇,没有回心转意。阿娇望穿秋水,心如死灰。

吴忠工业设计

广安工业设计

陇南产品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