榻榻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榻榻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0羽叶六郊游弯月亮原创小说首发[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5:38 阅读: 来源:榻榻米厂家

(六)郊游

立秋以后,三伏天的桑拿热便渐渐退却。虽然白天还会灼热,但是太阳一落山就能感觉到明显的凉意,炙热的城市也慢慢冷却。

寒凉的秋雨总是来得不知不觉,落得淅淅沥沥,给人凄美的感受。让人不由想到酒和诗。“一场秋雨一场寒”,大地被几场秋雨默默洗涤过之后,便散发出浓浓的秋的味道。

这天,叶文杰按时下班。这段时间的辛苦没有白费,C项目总算按时完成了,今天验收通过。公司最近运转正常,总算可以松一口气,轻松几天了。

叶文杰开车到一家商场,直奔化妆品专柜。

服务员小姐一脸热情地迎上来,“先生,您需要点什么?”

“手霜!”

“这边请!”

这几天,叶文杰发现梁羽莫的手有些粗糙,大概是秋季干燥的原故吧。叶文杰一瓶一瓶不厌其烦地试着。服务员小姐脸上的笑容都快要僵了。这位先生几乎把所有手霜都试过了,但就算凭她这么多年的销售经验,她也根本看不出他到底喜欢哪一款。最后,叶文杰终于说话了,

“好,就这瓶吧!”

服务员小姐的脸上终于恢复了活力,“好的,我给您包起来!”

叶文杰走出专柜,“自然的淡淡的植物的香味,小莫一定喜欢。”心里暗自高兴。

梁羽莫见叶文杰这么早回来,一脸欣喜,“今天不用加班呀!”

“嗯,完成了一个大项目,大家都去庆祝了。”

“你不去吗?”

“我让建东去了,我在场,大家会受约束,反而玩得不痛快,我只要结账就好了。况且我想回来陪你呀!”说着把梁羽莫揽在怀里。梁羽莫双臂自然地环住他的腰,

“你真有那么吓人啊!”

“要不然呢?”

“我怎么没觉得呢?”

“因为我怕你呀!对了,今天正好碰上,随便买了一瓶,“叶文杰说着递给她一个小手提袋,很随意的样子,“要记得抹,手这么粗,摸着真让人不舒服!”看着叶文杰一脸厌恶的表情,梁羽莫扮了个鬼脸,接过小袋子,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情不自禁踮起脚尖吻了叶文杰的唇。

“谢谢!”甜甜的声音,甜甜的笑容,甜甜的吻!

叶文杰会心地笑了。

晚上,两人腻在沙发上看电视。梁羽莫手里捧着果盘。她把水果切成小块,用牙签扎着,递一块到叶文杰嘴里,叶文杰搂住她的肩也喂一块给她。

“星期天我们去郊外玩吧!”

“啊,星期天呀?”梁羽莫好象面露难色。

叶文杰有些奇怪,故意问她,“难道你有事?不会没时间吧?”

“没事,我可以请假。”

“和谁请假?”

“我在快餐店帮工,打杂而已。”

叶文杰拍着自己的脑门靠在沙发上,“真是个奇葩,我差点被你震晕了,你是觉得我叶文杰养不起你吗!钱不够花你可以说,干嘛去打杂!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你第一次出差的时候,我一个人整天没事干,实在无聊得厉害。这个活时间上也比较合适。况且在你这里白吃白住也就算了,老是花你的钱,我心里总不舒服,还是自食其力比较踏实。”

“那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呀?”

“一仟”

“哼,那你还不如顶了王妈的工作!”叶文杰一脸的嘲笑。

“你这是歧视,多少都是我辛苦挣的!”梁羽莫挣脱叶文杰,坐直了身子。

叶文杰看梁羽莫有些生气的样子,有些好笑,伸手拽过她,重新揽回怀里,

“我不是歧视你,我只是觉得你不用这么辛苦,看手糙成这样,我会心疼的。要找也找一份好点的工作,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呢。”

“哪儿那么容易找工作呀!再说了,你是第一位的,真找了工作,每天早九晚五,动不动要加班,忙了工作哪有时间照顾你呀!你不是很亏吗!”梁羽莫眨巴着眼,猛然想到什么,继续说道,

“要不然,我去你公司上班吧!干什么都行!”

“那怎么行!”

“为什么不行,哪怕做清洁工,我也愿意!”

“不是你不行,是我不行!你整天在我眼前晃,我还怎么工作呀!再说了,你犯了错,我又舍不得说你,岂不是坏了我‘冷面杀手’的名声!”

梁羽莫扮了个鬼脸,“干吗非要‘冷面’呢?也可以‘以德服人’呀!”

叶文杰笑了笑,“小朋友,你今年几岁呀?”

“干嘛叫人家小朋友,我都二十三啦。”

“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公司的副总了。别以为我做总裁就只是凭着我姓‘叶’,那是要实干,出成绩的,靠的是实力。我是凭着完成两个大项目才堵住那些元老们的嘴,登上了总裁的位置,那几年要比现在辛苦得多。”

梁羽莫看着叶文杰的脸,听得入神,满脸的崇拜。只那眼神就鼓励着叶文杰继续说下去,

“总裁这个位置真的不好坐!商场如战场,非常残酷,不发展很快就会被淘汰。那几年的叶氏其实已经出现了很多的问题,人员老化,管理跟不上,发展迟缓,已经跟不上时代的步伐,如果再不改变,那将是致命的。然而我想改革谈何容易。中高层领导里好多都是元老,是我的长辈,他们的儿子有的都比我大,没人把我当回事。我发布命令,根本执行不下去。他们压制着年轻人的发展,年轻人没有信心。我意识到,叶氏必须大换血。这件事我很感激建东的爸爸,他是第一位主动辞职的副总。别人说我‘独裁’也好,‘一手遮天’也罢,只要我知道我在干什么,我要什么,别人怎么说,怎么看,我都无所谓。但我必须做出个样子给所有人看。只要自己足够强大,一切言词就都灰飞烟灭。我提拔了一批年轻有为的优秀人才,使人员年龄结构更合理。其实他们也不比我小,在这个团队里,我还是最年轻的,所以还是不能坐在那‘以德服人’。我必须和他们一起苦干,起码要做个表率吧。

我这几年最大的成就并不是做了多少个大项目,盈了多少利润;而是为叶氏组建了一支强悍的精英队伍。他们年轻,有魄力;实干,能吃苦;有思想,有能力;愿意在叶氏这个平台上实现他们自己的价值,他们是叶氏的未来。他们看好叶氏,我也看好他们。至于‘冷面杀手’这个称谓,我只当作是美誉!”

“你真伟大!我现在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梁羽莫近乎痴迷了。

“哎,什么伟大,有时候就是被逼出来的。父母去世的时候我只有十岁,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不是孩子了。我背负着家族的责任。我活着就是为了家族和工作,我没有选择。我很羡慕你的阳光和纯真,还有那么疼你的妈妈。其实,我真希望能救回你的妈妈,让她能一直陪着你。我真希望你没有痛苦,也不用那么辛苦,每天活得开开心心。看着你开心,我也会很开心。你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梁羽莫感动的快要落泪了,拥住叶文杰,

“主人,我知道了!我一定每天开开心心的,不惹你心烦。以后就有我疼你了,你在外面有什么委屈、不开心尽管跟我说,我一定让你忘了烦恼,找回快乐!”

“好啦……明天先去把工辞了吧!”

“明天?这个月还没干满,老板会扣我工钱的,我多亏呀!”

“唯利是图的家伙,你就这么视钱如命呀!……你明天去跟老板好好说说,好歹也是咱们劳动所得,一定要尽量争取。如果实在争取不了,回来我给你补上好了,工是我让你辞的,总不能让你吃亏吧!”

叶文杰一边说着,一边从盘子里扎了一块水果喂到梁羽莫嘴里。看梁羽莫总算笑了,还喂一块到自己嘴边,叶文杰欣然接受。

“小莫,对不起,前一阵子太忙了,都没时间陪你,连你在外面打工我都不知道。”

“这都怪我,是我没告诉你,我也是没好意思说。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想和你说。”

叶文杰登时坐直了身体,直直地看着梁羽莫,心想,不会又爆出什么奇闻怪事,炸到自己吧!梁羽莫看她失惊的样子,笑出声来,拉过他靠在他肩上。

“没什么啦,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说,你不用给我买那么多衣服,我穿不过来的。”

“怎么会穿不了,一天一件换着穿。别人能穿得了,你就能穿得了。小莫,你是女孩子,不要亏待了自己,女孩就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

“我只是说,你买太多了,况且都那么贵,就穿一次,太浪费。再说你挣的钱就不是钱啊,你的辛苦我知道。”

“那我挣钱干嘛?”

“攒着,将来给你的妻子和孩子。”

叶文杰顿时阴了脸,冷哼了一声,坐起身,低着头,半天不说话。梁羽莫这才感到,自己好象说错了话,惹他不高兴了。

过了一会儿,叶文杰拿出钱夹,从里面抽出一张卡,递到梁羽莫手里,

“那这样吧!这张卡给你,从现在起我的生活由你打理,以后你就不用整天无聊了。还有,你以后每天中午要给我做午餐送到公司,下午你可以逛街,买东西。有什么不懂,你可以问我。如果我没时间,你可以问吴秘书或建东。你要学的东西很多。晚上记得按时回家,我要吃晚饭。小莫,我知道勤俭节约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但我不需要攒钱,你也不用为我省钱,该花就花。至于衣服吗,只要我喜欢,我还是会买的,希望你能穿,哪怕只是为了让我高兴,好吗?”

说完看向梁羽莫,梁羽莫点点头,“嗯,没问题!”她心里暗自高兴:至少每天中午也可以见到他了。

“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做给你?”

“都可以,我不挑食。”

“看来我得先报个厨艺班了,就我那两下子,煮个粥,炒个小菜还可以。侍候你的话,还是专业一点比较好。”

“我有那么难侍候吗?其实,只要是你做的,都好吃,我都喜欢。”

梁羽莫暗下决心,明天先报个厨艺班!

星期六的上午,叶文杰有一个公益活动要参加。下午回来便带梁羽莫出去,为明天的郊游准备些东西。

在一家休闲运动品牌专卖店里,梁羽莫正取了一件休闲外套,觉得挺不错,自己挺喜欢。正想去试,却见在男装区的叶文杰试穿的居然是同一款,只是颜色有些差异。心中不由好笑,居然连眼光都是一样的。此时,叶文杰也正笑着看向她。并示意她,“我要这件”。

“小姐,其实这是一套情侣衫,你和你男朋友穿正合适!”导购小姐极力地推荐着。

梁羽莫仔细看时才发现,左胸前的图案有些差异。男装的图案拼成字母“W”,女装的是“E”。“叶文杰一定没发现。”梁羽莫自嘲地笑笑,他们两个能算情侣吗?

“就要男款好了,刷卡,谢谢!”

第二天早上,叶文杰催促着厨房里的梁羽莫。

“快去换衣服吧,建东他们马上就到了!”

“知道啦,马上就好!”

梁羽莫边说着,蹦蹦跳跳地上楼去。

看见梁羽莫从楼上下来,叶文杰却一下子阴了脸,指了指自己的衣服,疑问道:“不是情侣装吗?”

梁羽莫低了头,躲避着他直刺过来的眼神,却仍觉得如芒刺在背。她顺了顺耳边的发,低声道:“我只买了男装!”

叶文杰闻听怒道:“梁羽莫,你是故意的吧,我就这么配不上你吗?”

他猛地脱下外套,狠狠地甩在地上。

“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是‘主人’吗?……”说到这里叶文杰顿住了,接着一脸痛苦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可以走了,你马上就可以离开!”

说完,叶文杰奔上楼去……

这是叶文杰第一次对自己发这么大的脾气,梁羽莫暗想着,呆立在那里。

叶文杰喜欢自己并没有掩饰,梁羽莫能够感受。她只是不确定,他对她是不是那种“爱”,就如现在她对之于他这般刻骨铭心,无法自持。还是只是逢场作戏,和之前那些女人一样。她能感觉到叶文杰对她的信赖和依恋,但她不确定,它能持续多久。或许突然哪一天,他就会说:“我不喜欢你了,你走吧!”她觉得叶文杰并不像传说的那么“花心”,而且正好相反他是个很有责任心的人。但她仍说服自己,也许自己太年轻了,看人不是那么透彻。尤其像叶文杰这样的人,她怎能了解到他的内心,她看到的也许永远只是表面。就算他会专一,对象也不会是自己。

她不是对他的暗示没有感觉,她只是在逃避,是自己想太多了,让自己不要相信这是真的。或许只是巧合,或许他在故意戏弄自己。她总是觉得,也许叶文杰只是为了报复她,勾引她深深地陷进去,然后再残忍地遗弃她。她感到害怕,她已经不能自拔,她控制不了自己。他在身边时,她感到幸福而满足,他不在时,她无时无刻不在想他。明知这也许是泥沼,她还是越陷越深;这是毒药,她每天都在喝!情感与理智的斗争煎熬着她的内心。“或许他真的爱上自己?”偶尔梁羽莫会冒出这样的念头,但她急忙把它扼杀了。“不可能,梁羽莫不要这么幼稚!”她告诫自己。他们之间相隔万里,根本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她终将离开,即使他不说,她也不能让自己留下……

最后,情感再次战胜理智。不管了,她不想再欺骗自己,在他面前她宁愿做个傻瓜,即使将来粉身碎骨,她也认了!

叶文杰坐在床上低着头生着闷气。梁羽莫让他感到害怕,他对她捉摸不透。他的心已经被她一层一层地剥开,它在她面前几乎是赤裸的,她却似乎看不到。她明明深爱着自己,却又总是对自己若即若离。两个人的心明明离得这么近,他却触不到她,她总是在躲闪。她到底要怎么样,她到底要什么?……

终于叶文杰明白了,是自己想太多了。他慢慢抬起头,苦笑着。她不属于他的世界,他不能给她什么承诺。他能给她的都不是她想要的,她真正想要的他给不了她。他是被禁锢的囚徒,她是自由的。时间一到,她就不再欠他什么了,为了尊严,她会决然离开。

叶文杰突然觉得自己很可怜,根本掌控不了自己的命运。是自己为她打开了心门,是自己贪恋着她的温暖和安慰,是自己贪图着安稳的生活……这些都本不该是属于他的。他们之间有一条鸿沟,那是他们彼此的底线,无法逾越。明明没有结果,他真应该马上让她走。然而眼前的生活对他诱惑太大了,是他梦寐以求的,他已经深陷其中,他不愿放弃,他舍不得。

最后,他对自己说,顺其自然好了,也许老天会眷顾他,给他转机。如果真的有时限,那他更应该珍惜现在!也许到时候他会心碎,那他也认了,他会放她走,给她想要的自由!……

叶文杰从楼上下来,另穿了一件衣服。梁羽莫见他没有理自己,径直走向门口,连忙提了东西追上去。在电梯里,叶文杰仍板着脸一言不发,电梯门一开,便大步走出去了。梁羽莫提了一大堆东西,几乎一路小跑,还是跟不上他。她不由地说道,“你等等我啊!”叶文杰象没听见一样根本不理她,继续往前走。梁羽莫索性停下来,大叫道,“叶文杰,你倒是等等我啊!”只见叶文杰猛地停下来,然后转身回来。依然一脸的阴沉,看都没看她,夺过东西,拉了她的手,转身要走。梁羽莫却没有动,叶文杰终于回头看向她,

“不要生气了,好吗?我错了还不行吗?明天我就去把它买回来,然后每天穿着!”

叶文杰叹了口气,“小莫,爱就是爱,不要再逃避了。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天,好吗?”

等在路边的向建东和吴若兰远远地看着两个人,不知道今天这又唱的是哪一出!

车子启动了,向建东开车,吴若兰坐在副驾。两人都不敢作声。

坐在后座的梁羽莫看看身边的叶文杰。他一脸阴郁,眼睛看向窗外。梁羽莫拉了他的手,靠在他身上,附在他耳边轻声说:

“杰,别生气了,好不容易出来玩!看你,生气的样子像个孩子!”

梁羽莫虽然已经尽量把声音压低了,但是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前面的两个人还是听见了。

吴若兰顿时目瞪口呆,恐怕这世上还没有谁敢这么当面说叶文杰“幼稚”。她不由地斜着眼看向向建东。心说,梁羽莫这是找死吧!

向建东也是一脸的惊诧,扫了一眼吴若兰,明白她的意思。心想,梁羽莫真行,说话不看时候。别看他向建东平时跟叶文杰说笑、调侃,那也要看他的脸色和心情。这种时候,他也是不敢多言的,更别说是这样的话。两人互换了眼色,都提着心,默不作声,静等着叶文杰发火。

“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傻瓜!”叶文杰回过头,同样附在梁羽莫耳边,轻柔地说着。

这个动静让前面的两个人更加瞠目了,不由又换了一次眼色。

“好啦,不生气啦!为了一个傻瓜气成这样,你不是更傻吗?高兴点!”说话间梁羽莫滑稽地扮个鬼脸,接着又摆了个笑脸给他。

叶文杰看她的样子,忍不住“噗哧”笑了,无奈地摇了摇头,依然附在她耳上说:“原来傻这种病真的会传染的!我发现自从遇见你,我就一天比一天傻了!”

两人一齐笑起来。

只难为了前面的两个人,想笑又不好笑出来,不笑又实在憋不住,只得扭了头,捂了嘴,“哧哧”地偷着乐!

不管怎样,看来是雨过天晴了,两人都舒了口气。

秋天的郊外,天高云淡。金黄是秋的主打色调。放眼望去,一片片金黄高低错落着。

大片的玉米地,株株干黄的玉米杆直立着。腰间别着个大大的玉茭棒子。饱满的籽粒,头上顶着深棕色的干蔫的须,撑破了包皮的束缚,怯生生地探出了身。显露出它区别于干黄的那种旺盛的金黄色。

低矮的谷子也是金黄。长长的谷穗,沉甸甸地低垂着。有风吹过,它们慵懒地,不情愿地拖着重重的身体晃一晃,居然也成了一片谷浪。只是缓缓地,深沉地涌动着。太阳底下,闪动着一波波耀眼的金黄色的光。

接着是一片葵花地。向日葵们已经没有了年轻时的傲气。那时,它们总是仰着头,追随着太阳的光辉。如今,它们头上空洞艳丽的金黄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的棕黄色。大大的、饱满的果盘压低了它们的头。直低垂着朝向脚下的黄土,感恩着大地的赐予!越是有“内涵”的,头便会垂得越低!

蔚蓝的天空底下金黄的大地。蓝与黄的对比,让人感觉精神振奋;天空中偶尔飘过的几朵白云,协调了对比的强烈,使景色更为和谐,让人心情舒畅。

又行了一段路,道路两边便是树影婆娑。成片成片的果树结满了成熟的果子……

突然,一大片奇怪的树印入了眼帘。繁茂的枝叶间挂满了深棕色的小纸袋子。棕色似乎更多一些,压过了树的深绿。它们显然很沉重。直把枝条都压弯下来。让人不免担心,怕那显得有些纤弱的枝条会不堪重负,随时折断了。正疑惑猜测间,总有那么些果子,由于身体长得过于肥硕,一不小心撑破了袋子,露出它们黄澄澄的身体,终于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原来是梨子!

汽车奔驰在金黄和墨绿中间蜿蜒的乡间公路上。你就放眼看吧!那诱人的金黄,以及掩映在树叶间的那一片红、一片黄、一片绿……噢,对了!还有那片深棕色!它们都是那么欢快,那么鲜活,让人垂涎欲滴!到处洋溢着收获的喜悦!

进了深山,车速明显缓慢下来。汽车只能沿着崎岖的山路曲折前行,盘旋而上。刚觉得山路平缓些,却发现身处悬崖绝壁;突然一个急转弯,眼前又是另一番景象。目的地只是一个方向,沿途都是风景!

车终于停下来,眼前是一片湖,四面都是高山。树木成荫,却是一片绿,一片黄,一片红,交错层叠,互相掩映,这是秋天特有的景色。

山上有一大片栗子树。现在正是栗子成熟的季节,可以上山采摘。树虽然不算高,但要够到也还是不容易。即使摘到了,那层坚硬带刺的外壳也让人无从下手,打开它都很有难度,更别说取出果实了。其实根本不用那么费劲。你只要低头俯下身子去拣就可以了,随处可见大大小小的栗子。只是你要小心了,不知什么时候,哪颗熟透的板栗壳会突然裂开,一颗栗子冷不丁蹦落下来正好砸在你的头上。若正好是连带着硬壳一起落下来的,那会砸的更疼些!

四个人在板栗园里漫步,脚下是松软的绿草地,遍地的板栗子。和煦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斑驳地落在草地上,温暖而舒适。时不时拣上几颗栗子,然后继续寻找着更大更好的,一会儿还要停下来比一比谁拣的更多更好些。

转了一圈四人下山,梁羽莫和吴若兰坐在湖边的秋千椅上晃着,叶文杰和向建东去钓鱼。这里远离城市的喧嚣,他们享受着大自然的静谧,心情轻松、惬意。

梁羽莫看见吴若兰的手机,眼睛一亮,“若兰姐,好巧,我们的手机好象是同一款!”拿出来看时,果然一样,只是颜色不同而已。

“这是向大哥挑的,还真是巧了,你和向大哥连眼光都会这么一样呢?”梁羽莫象发现了新大陆,一脸的惊奇。

一向处事不惊的吴若兰,此时脸上却泛起了红晕,“啊,不是!……是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话出了口却又感觉有点越抹越黑了。

“一定是男朋友吧!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是普通朋友!”……

向建东的耳朵忽然有点烧灼的感觉。他回头看见两个女人聊得开心的样子,和叶文杰说道:

“阿杰,今天早上怎么回事,吵架啦?”

叶文杰笑笑,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对这个傻女孩动真的了?从来没见你对女人那么有耐心。”

“她一点都不傻,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是大智若愚!我很喜欢她,但我们之间有障碍。我恐怕留不住她。”

“什么障碍,是徐曼吗?”

“要是她倒好办得多了!她要离开的原因正是她的可贵之处!”

“即然知道原因,那还不好办吗,还没见过有什么问题能难得住你!”

“这次我是真的遇上难题啦!别说我啦,你和若兰怎么回事?”

“你们俩卿卿我我的,我也得找个伴儿啊!”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老哥,这次是认真的吧!”

“我倒想认真,还不知道人家怎么想呢!”

“若兰可是个好姑娘,不是随便玩玩的那种,你要不是认真的,最好别打她的主意。”

回归大自然的逍遥自在总会让人模糊了时间的概念。沉浸于轻松愉悦中的山野游人还在欣赏着火烧云的壮丽,猝然发觉,居然已是夕阳西下,晚霞映红了天。看来时间真的不早了,是该回程了。四人最后拍了一张夕阳下的合影,依依不舍离开这个世外桃源。叶文杰开车,向建东坐在副驾,两个女人则在后座昏昏欲睡……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