榻榻米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榻榻米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希望工程也能玩成国际品牌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9:58 阅读: 来源:榻榻米厂家

据媒体称杨澜否认共同主席

“中非希望工程”一下子风生水起,但又显得迷雾重重。让人疑虑的是,“红十字会”已被郭美美弄得名誉扫地,“富二代”们会不会把“中非希望工程”开成一个国际玩笑?根据已知信息,至少现在还不能把年仅24岁的“中非希望工程执行主席”卢星宇和自称“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郭美美“媲美”。然而,这又是和一项善举有关,不管是“红十字会”,还是“中非希望工程”,亮出的牌子都让人肃然起敬,虽然都与钱密切相关,但因与慈善有关,似乎让“孔方兄”也显得高尚纯洁起来,与其勾肩搭背,实在也无可厚非。

对于“中非希望工程”,引起的风波恐怕不是因“世界杰出华商协会”实际上是“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有限公司”的遮掩,这种官商不分的现象,在现实下,只是操作层面上的不同而已,要赚大钱,早已不是“无奸不商”,而是“无官不商”。对此引起的民愤,仅限于他们利用人们的善心圈钱,如果用商业手段赚钱,老百姓已经司空见惯了。而“中非希望工程”,在尚有不少落后地区孩子没学上的国情之下,对照起北京关闭打工子弟学校来看,为非洲捐建1000所希望小学,则不免令人生出“宁予友邦,不予家人”的慨叹。

用普通人的心态,确实难以理解这种“爱心无国界”的博大胸怀。笔者不想在没有确实依据的情况下,给这种“博大胸怀”注入狭隘的臆测,但至少可以想象着站在富人的立场上,试着给这种有钱人的“义举”做一个解释。当然,在舆论的继续关注下,会不会牵扯出一些不招人待见,甚至违法的东西,当属命中要害。

从肤浅的层面解读这个“中非希望工程”,给人的第一感觉是有钱人或有权人的“善举”。其一,这个项目启动至今还不到一年,已有4亿多元款项被认捐。“天九儒商”、“银赛控股”等,一捐就是一个亿,在慈善界可谓是出手极为阔绰了。而知名慈善机构“壹基金”去年接受的捐赠金额总额不过5000万元左右而已;其二,在该协会官网上,罗列着一百多个顾问和高管的名字,包括一位联合国原副秘书长、两位国务院原秘书长、中国证监会原主席、原外经贸部部长、原商业部部长、最高法院原副院长、江苏省原副书记、外交部原副部长、卫生部原副部长、农业部原副部长等数十位高官的名字。此外,诸多知名学者,均被该协会列为顾问。权贵们搞“希望工程”,当然不同于社会普通阶层,这种“一捐就是一个亿”的大手笔,怎么能混同于老百姓从牙缝里挤出的十元、二十元?如此的壮举当然也不能投入到国内希望工程这个无底洞,否则还会有什么名气?就像同样是把一颗弹子打进洞里,富人玩的叫“高尔夫”,穷人家孩子玩的就叫“老虎进洞”。“中非希望工程”看起来是在一个比中国落后的国家搞捐助,但毕竟也是国际项目,这倒不一定是因为同情弱者,而是这样的项目实在无法设在发达国家,要是让他们去担任什么职务,选择的可能就不是非洲的肯尼亚,而是美国的肯尼迪大学了。所以,放着“嗷嗷待哺”的国内希望工程不管,热衷于“中非希望工程”,还是权贵们玩惯了国际品牌的“审美取向”决定的。至于这种品牌效应下能带来什么实际利益,暂时就不得而知了。

“中非希望工程”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实际上与郭美美把“红十字会”搅入浑水是一样的。郭美美因炫富而点了“红十字会”的炮,而“世界杰出华商协会”是因为“中非希望工程”这个“国际品牌”引起了人们的不满。而当今权贵们玩的东西,一旦引入公众视线,都似乎经不起进一步的展开。据称,10年要完成捐资20亿建“中非希望工程”,平均每年2亿元,这与用于国内希望工程事业的资金已是相差无几。而一个作为青基会参与的国家级公益项目,却有着家族化的趋向,卢俊卿、卢星宇成为“父女主席”,李建华、李照是“父子主席”,新希望集团老总刘永好之女刘畅也是该项目的共同主席。

对此,卢星宇的解释是,要“努力把富二代变成仁二代”。这个“变化”的代价是不是大了点?这还不如说,权贵们在砸钱让他们的“官二代”“富二代”玩一个“国际品牌”而已。而这些钱又与募捐有关,还能认为砸的是自己的钱,抑或是干净的钱?值得权贵们注意的是,你们可以用洋品牌,上国外大学,甚至干脆移民,但在你们的同胞还有不少人上不了学的情况下,巨资建“中非希望工程”,至少在我看来,不过是你们在玩一个“国际品牌”。但愿不要把连“民族品牌”也玩不起的人卷进去。(文:知风)

霍州设计工服

通辽工服定做

开原西服制作

相关阅读